天府绿道 让“绿”成为成都城市新名片
发布时间:2017-12-07 08:12:13来源:成都日报
访问量:345
[字体:]

新发展理念正转化为城市建设发展的生动实践

锦城绿道玉石示范段

位于南三环四段的熊猫绿道

熊猫绿道上印有熊猫图案的座椅

憨态可掬的熊猫肖像座椅摆放在草坪之间,冬日暖阳穿过一簇簇竹丛,洒在斑斓的石子路上留下点点光影……这便是庞大的成都天府绿道系统中,熊猫绿道的一个角落。

今年9月2日,天府绿道首期工程锦城绿道在玉石示范段宣告启动建设,标志着成都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绿道建设工作正式启动。12月1日,天府绿道中核心的“一轴”也正式开工建设,让绿道体系进一步“壮大”。

天府绿道建设,是成都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系列重大要求,积极回应广大市民对美好生活和绿水青山热切期盼的重大举措。

根据总体规划,天府绿道由三级慢行系统组成,“一轴两山三环七带”的区域级绿道1920公里,在城市各组团内部成网的城区级绿道5000公里以上,与城区级绿道相衔接、串连社区内幼儿园等设施的社区级绿道10000公里以上。

近1.7万公里绿道

打造城市绿色发展的靓丽名片

绿道概念源于西方发达国家。经实践证明,其不仅可以为城市居民提供体验自然的机会,还能刺激经济增长,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无论是以“花园城市”著称的新加坡,还是有着高森林覆盖率的日本,抑或是寸土寸金却依然有中央公园的纽约,在当今国际化大都市的规划建设中,总少不了绿色、生态等概念。这些“绿色”不仅是城市生态氧吧,更是城市绿色发展的靓丽名片。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城市工作要把创造优良人居环境作为中心目标,努力把城市建设成为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

如何构建美丽家园,怎样提升品质生活?天府绿道建设既是成都的践行,也是成都的回答。未来,成都将围绕“一轴两山三环七带”,打造1920公里区域级绿道、5000公里以上城区级绿道以及1万公里以上社区级绿道,以细分化的三级绿道体系,让“绿”成为成都的城市新风景、新名片。

具体来看,“一轴”指沿锦江从都江堰紫坪铺至双流黄龙溪总长200公里的锦江绿道。“两山”则指沿龙门山东侧,长度约350公里的龙门山森林绿道;沿龙泉山西侧,长度约200公里的龙泉山森林绿道。“三环”分别指沿三环路总长100公里的熊猫绿道;依托绕城高速,主线总长200公里的锦城绿道;沿第二绕城高速路,总长约300公里的田园绿道。最后“七带”则包含走马河、江安河、金马河、杨柳河-斜江河-出阝江河-临溪河、东风渠、沱江-绛溪河、毗河等河段,总长度约570公里的7条滨河绿道。

这个“庞大”的绿道系统,将在2025年初步建成1920公里市域主干绿道体系,到2040年,市域绿道体系全面成网。

为产业发展“增色”

成为筑巢引凤的重大支撑

名片擦亮了,“金凤凰”自然也来了。

一组统计数据,足以说明绿道建设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以及对旅游、创新创业、文化创意等产业的带动力——天府绿道建设,将直接创造10万个以上就业岗位,辐射周边千亿级现代服务业产业集群,每年吸引上亿旅游人次。

天府绿道建设,将是一个“放开怀抱”的庞大工程,在突出公益性质的前提下,形成政府为主导的市场化运营体系和模式,加强项目形象策划,吸引专业公司投资参与,引导社会和公众的积极参与。据了解,绿道建设将直接创造10万个以上就业岗位,吸引高素质人才,促进创新创业,并辐射周边千亿级现代服务业产业集群,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天府绿道体系规划项目负责人李果表示,在绿道规划建设的过程中,将植入一些产业业态,比如文化创意企业、娱乐设施等,从而产生经济聚集的效应。“一方面,各产业业态点缀于绿道上,使得绿道本身经济价值凸显;另一方面,有着‘串联’作用的绿道,更会让被串联的成都各区域经济价值显现。”

作为《花千骨》《楚乔传》等众多“爆片”的出品方,慈文传媒集团不久前在成都落户。该公司在成都青羊区少城片区打造新型泛娱乐公司,计划每年出品10部以上影视作品。公司CEO朱海鹏说,除了音乐环境、音乐人才、对音乐发展的政策,慈文传媒还看好成都的城市生态环境。谈到成都正在建设的天府绿道,他认为天府绿道体系中充满了丰富的特色文化元素,将为成都吸引更多人才,“这不只是‘蓉漂’的机遇,越来越多成都‘走出去’的人才会再次向往回到这座城市。”

惠及千万市民

化作重大的惠民工程

绿道建设,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让市民“慢下脚步、静下心来、亲近自然、享受生活”,既是绿道建设的初衷,也是对广大市民的承诺。

以锦城绿道为例,除了绿地本身的生态保障功能,锦城绿道还将承担慢行交通、休闲游览、城乡统筹、文化创意、体育运动、农业景观、应急避难等多种功能,这些功能的设计和实现,都离不开市民的参与。具体而言,在锦城绿道中,将构建16个特色小镇形态的一级驿站、30个特色园区形态的二级驿站、170个林盘院落形态的三级驿站和亭楼小品形态的四级驿站。这些驿站将作为博物馆、游客服务中心、售卖点等使用。同时建设多样化的自行车道、跑步道、各类球场、水上运动设施、全民健身设施、户外拓展设施等,方便群众参与。

“这是一个巨大的惠民工程,作为成都市民,非常开心。成都市的双城格局已经形成,这是城市中心的绿色生态系统,将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永久性的巨型绿色空间,非常了不起,非常伟大。”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景观院院长高静表示,绿道系统的建成,将改变城市与人的关系。

“我们充分考虑到,绿道的服务对象是市民。因此,我们让绿道以及沿线的小镇、园区等多级服务体系更便民。”高静介绍,天府绿道在建设过程中,将引入智慧城市技术。“进了这个区域,就应该能清楚地看到,这个区域有多少人,还剩多少停车位,哪些地方拥挤,人们主要在玩什么。通过这些技术,市民能及时了解这些。”

串联城市基础建设

具有“举纲张目”意义的全局性工作

事实上,对于城市而言,绿道的规划意义深远。

在人口、建筑、道路高度密集的城市空间中,公共绿色容易碎片化、零散化,从而影响绿化效果。若要形成有序整体的生态网络,需要有角色来发挥综合效益,绿道,肩负重任。而天府绿道便将单个公园的建设依托一些线性要素如城市河流、文化线路、道路系统等,纳入到绿道网当中,是对生态建设、环境保护、形态优化、产业发展和治理能力提升等具有“举纲张目”意义的全局性工作。

在高静看来,天府绿道不单是一个市政工程,而是紧紧与产业布局相扣的规划,在建设之初就把产业发展充分考虑进去了,将产业布于绿道周边,做到了“城景互动、景业互促”,“天府绿道是助推产业发展的‘绿色动脉’。”

在日本,绿道串起了各地区的风景胜地,为城市居民提供了体验自然的机会;在美国,绿道改善了城市产业格局,刺激了经济增长,带来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在德国,绿道推动了旧城更新,脏乱不堪的工业区摇身一变成为宜居城区……

“而成都的天府绿道,也不仅仅是一条布满绿色植物的道路,其所具备的生态保障、慢行交通、休闲游览、城乡统筹、文化创意、体育运动、农业景观、应急避难等功能,将串联起原本碎片化、零散化的绿色空间,能够将产业、城市生态、人文价值的效益展示出来。”高静说。

市民故事

天府绿道让成都更加宜居

陈燕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自小生长在东北的黑龙江人,最后会选择来到祖国大西南的成都定居。“这是一座能让人在生活和工作之间找到平衡的城市。”陈燕璐说,虽然她不是吃货,但却对成都的美食爱不释手;成都的宜居性,让她坚定了扎根成都的想法;随着天府绿道的建设,让陈燕璐直呼:“成都太适合居住了!”

作为一位健身爱好者,工作之余,陈燕璐喜欢参与户外运动。在过去,锦城湖、青龙湖,或是一些比较大型的公园,都是她常去的地方。“当时看到成都修建天府绿道的新闻,简直是两眼都在发光,心里想,成都太太太适合居住了。”谈到绿道,陈燕璐不由自主加重了语气。

“现在,成都开放性的湿地公园越来越多,还在大力建设绿道,不久的将来会增加很多生态跑步圣地,不管是休闲运动还是生活,都很惬意。”陈燕璐说,优美、绿色的生态环境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都的环境会吸引更多人来成都工作、生活。

他山之石

美国是绿道建设最早、经验最成熟的国家。其东海岸绿道全长约4500公里,是全美首条集休闲娱乐、户外活动和文化遗产旅游于一体的绿道。该绿道途经15个州、23个大城市和122个城镇,连接了重要的州府、大学校园、国家公园、历史文化遗迹,总造价约3亿美元,为沿途各州带来约166亿美元的旅游收入,为超过3800万居民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

在德国,绿道成为推动旧城更新、提升土地价值的重要手段。德国鲁尔区将绿道建设与工业区改造相结合,通过七个“绿道”工程将百年来原本脏乱不堪、传统低效的工业区,变成了一个生态安全、景色优美的宜居城区。

法国人最热衷跑步和骑车,故绿道在设计时就做了专门的考虑。许多滨海城市沿着海岸修建的绿道往往宽至10米,中间以白线划开:一半路面供跑步或散步,另一半则供骑车,两者各司其职,互不干扰。而在繁华的巴黎,所有名胜都由密密的绿道串在一起,于奢华中又透着几分田园风味,令游客更为迷醉。法国的城市绿道大多不以水泥或瓷砖铺就,而替代物常常是一种细沙。这样晴天不会尘土飞扬,雨天又不会潮湿泥泞。

新加坡经过20年的努力,其绿道将绿地、水域、公园、名胜、学校、体育场所和政府部门紧紧串联在了一起,这就为生活在城市狭小空间的市民提供了足够的休闲娱乐和人际交往的空间,并由此而提高了新加坡人的幸福指数。新加坡的自行车绿道,即沿海而建的骑行绿道,没有任何机动车。(记者 张家华 摄影 张青青)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